全国热线: 工作时间:08:00-18:00

创新运用托管模式 启迪医学健康开拓县级医学检验蓝海【基层医疗案例】

2019-04-10 13:51

摘要:  2017年,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的刘强(化名)不慎得了肾积水,情急之下,他到云南省一所二甲医院进行了手术。然而手术完成后,肾脏却再次积水,等到最后去三甲医院检.........

  2017年,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的刘强(化名)不慎得了肾积水,情急之下,他到云南省一所二甲医院进行了手术。然而手术完成后,肾脏却再次积水,等到最后去三甲医院检查时,发现已经是肾功能衰竭,只能择机切除。在知乎“分级诊疗成为民生医疗大趋势后”的讨论中,一位网友讲述了他兄弟的亲身经历。

  分级诊疗体系,为何困难重重?

  “在基层医疗机构不具备诊断的水平的现状下,即使是医术高明的医生,也离开基层去了大城市,所以现在的基层医院既缺设备和技术又缺人才。我们经常讲的分级诊疗,诊断要先行。水平再高的医生,多数情况下,也难以在基层完成复杂的手术。为什么?因为诊断跟不上。”启迪医学健康总裁徐军武如此评价道。

  事实上,县级城市的医疗资源相比一二线城市仍显匮乏,但同样蕴含着大量机会。而徐军武领导的启迪医学健康,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

  出道自带光环 专注基层医检

  启迪医学健康全称为启迪医学健康科技投资(嘉兴)有限公司,公司前身为雅康博(北京雅康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临床检验事业部,是雅康博的医学检验服务业务板块。

  提到雅康博,也就不得不提及其雄厚的学术背景。雅康博于2004年成立于清华大学,是国内最早致力于“癌症个体化治疗”相关分子诊断试剂研发、生产和服务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2011年,雅康博于嘉兴成立全资子公司——嘉兴雅康博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以拓展检测业务范围。

  2018年4月,启迪医学健康从雅康博内部完成分拆,业务完全独立运作,并主要专注于区县级医学检验中心方向。自此,一个全新的公司诞生了。由于雅康博的“校企”背景,启迪医疗可谓刚一出道就自带强大的技术支持,公司发起股东包括雅康博和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

  另一方面,启迪医学健康的管理团队也同样瞩目。创始人兼总裁徐军武毕业于清华大学,在医疗检测领域深耕15年之久。同时,启迪医学健康创业团队还拥有多名曾在中华医学会行业分会、省(市)级临检中心及大型三甲医院检验中心担任过负责人的资深医学检验专家和管理人才,在市场拓展、质量管理、标准化体系建设、资源整合等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可以说,启迪医学健康确保了在业务快速扩张的同时,依然拥有高标准的管理能力。

  徐军武认为虽然国内大力推行分级诊疗政策,以优化卫生资源配置,实现规范合理的就医秩序,但“看病难”的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缓解,“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医疗机构门可罗雀”的现象仍普遍存在。这样的发展趋势同时也和与国家政策相悖。于是,他开始从基层医疗入手,同时引进全球先进技术,将“医学检验”变成真正的“检验医学”,力图让基层医疗的诊断水平向大型医学靠拢。

  创新托管模式:自上而下、汇点成面

  创始人拥有资深的行业背景,公司也具有优质的股东,按理说,启迪医学健康落地市场不会是难事,而学术机构和地方政府资源的协助也有助启迪医学健康选择更容易获利的一二线城市市场,并以第三方平台的模式建立起检验医学网络。

  然而,启迪医学健康不走寻常路。它既没有从一二线城市入手,也没有采取第三方平台的商业模式,而是走基层路线,采用创新的托管模式——即检验公司与当地政府合作,使得区域内主要医院检验科直接划归检验公司的诊断中心,以便统一管理。

  在被问及为何另辟蹊径时,徐军武表示,目前真正医疗资源匮乏的地区一般都不是地级市以上的单位,“也许搞定某一个市的利润是丰厚的,但压根改变不了现状。”

  于是启迪医学健康从医疗资源相对缺乏的区县入手,例如它在四川渠县建立了标准基层模式。启迪医学健康托管了达州管辖下100万人口区县—渠县的医疗机构。现在,启迪医学健康正着力拓展周边相关的县城医院,准备由下往上,由点到面——解决了县级的检验资源之后,再去考虑进军达州市。

  与此同时,相比其他医学检验公司的独立第三方和共建模式,托管模式资产轻、业务稳定可期,优势明显。而启迪医学健康强大的技术和人脉资源,有助于直接和县级政府合作。由此一来,区域内主要医院检验科直接划归检验公司的诊断中心,诊断中心行使其检验科功能。

  此外,启迪医学健康聚焦于区县医学检验的蓝海市场、避开了竞争激烈的一二线城市,意味着公司于起步阶段即有大量业务,建立阶段即有丰厚利润。通过这种“自上而下、由点到面”的扩张方法,启迪医学健康在短短一年以内,已成为区县级医学检验托管模式的龙头企业。

  紧跟政策,开拓县级蓝海市场

  “启迪医学健康做什么事情一定会跟着国家政策走。”徐军武说,而在政策支持下,中国医疗检验市场确实发展迅速,市场空间巨大。卫计委对《医学检验实验室基本标准(试行)》、《医学检验实验室管理规范(试行)》的推出也有助于市场的规范化。另一方面,根据高特佳投资发布的报告,2017年,仅国内独立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Independent Clinical Laboratory,ICL)的市场容量就达到130亿元,过去8年行业年均增速超过30%。

  但徐军武本人表示并不想过快地扩张市场规模,毕竟,国内县级城市目前的医疗资源发展现状仍未达到6部门预期。

  根据2016年卫生计生统计公报的数据,全国医疗卫生机构的总诊疗人次逐年增加,但增长率已趋于稳定。2016年综合医院门诊量占门诊总量的比重由2015年的40.0%提高到41.2%,说明越来越多的患者看病首先选择去医院而不是基层医疗机构;基层医疗机构门诊量所占比重由2015年的56.4%下降到2016年的55.1%,基层就医的比重下降,患者基层首诊率依旧不高,分级诊疗制度还未充分发挥其作用。

  “由于整个基层的医学检验市场仍然处于起步阶段,盲目的扩张反而容易带来运营的风险”,徐军武表示:“在雅康博十余年的管理和运营经验使得我对安全和质量一直保持高度警惕,可能在外界看来启迪健康的扩张速度比较保守,但启迪医学健康的愿景是构建高质量多层次的基层检验网络,数量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检验质量稳定和安全。”

  在谈及未来中国医疗检验市场的前景时,徐军武表示这个市场空间巨大,市场接受度越来越高,也有遇到过主动寻求合作的情况。未来,启迪医学健康会继续“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按照自身的节奏扩大规模,另一方面力图引进国外的先进检测项目和技术。“这个领域里吃螃蟹的公司越来越多了,我们明显发现现在去跟很多地方政府沟通的时候,变得比以前顺畅很多,这是个挺好的趋势。”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动脉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上一篇:行业利差普遍下行

下一篇:重返50%以上,3月物流业景气指数漂亮“反转”